智駕峰會
您正在使用IE低版瀏覽器,為了您的雷鋒網賬號安全和更好的產品體驗,強烈建議使用更快更安全的瀏覽器
此為臨時鏈接,僅用于文章預覽,將在時失效
未來醫療 正文
發私信給李雨晨
發送

0

深圳醫改十年:白大褂與極客們的“懷才相遇”

本文作者:李雨晨 2019-09-30 11:07
導語:醫療行業的改革注定是一條曲折而漫長的道路,下一個十年,深圳醫改還會有哪些新的成績,仍需要時間來驗證。

今年,是深圳醫改第十年。

2010年,“敢為人先”的深圳作為廣東省的唯一代表入選全國首批公立醫院改革試點城市。2017年,全國醫聯體現場推進會在深圳舉行,羅湖模式向全國推廣。

通過“互聯網+"和人工智能技術,深圳一方面在不斷優化三甲醫院的智慧化水平。另一方面,把公共衛生服務資源和重心下沉到社康中心、提升醫療信息化水平互聯互通。

硬幣的另一面是企業。如果說杭州是阿里的城市,那么深圳就是騰訊的標簽,騰訊醫療產品副總裁劉羽說,“深圳一直是改革的先行者,這座城市沒有太多包袱。

2018年5月底,深圳市衛健委與騰訊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在“互聯網+醫療”領域進行深度合作,打造“數字健康深圳”。

以深圳為圓心,騰訊用自己的“連接能力”畫了一個圈。目前,微信的電子社保卡服務已經在全國覆蓋5億參保人;過去兩個月,在國家人社部的支持下,騰訊很快開通了近200個城市。電子健康卡的激活、領卡人數至少有500萬,累積使用超過1000萬次。“騰訊健康”小程序及微信支付入口在面向深圳2000多萬市民全量開放后,也將會在鄭州、延安、廣州等城市開通。

在醫改這個核心命題下,醫療機構和企業在這場變革浪潮中“懷才相遇”。

近日,雷鋒網記者走訪了深圳四家代表性的醫院,希望探尋醫院改革的基本脈絡和方法,讓醫療的“深圳樣本”擁有更多參考的價值。

南山醫院:深圳互聯網醫院的樣板

先從三甲醫院說起。

華中科技大學協和深圳醫院【簡稱協和深圳醫院(南山醫院)】是深圳市首家通過國家標準復評的三甲醫院,是全市十七家區域醫療中心之一。2018年,協和深圳醫院(南山醫院)完成門診量303.65萬人次,出院量51119人次。

“互聯網醫院”是南山醫院的一個標簽。2019年5月,南山醫院成為首批獲得廣東省互聯網醫院牌照的醫院,也是首個獲得互聯網醫院牌照的三甲醫院。

南山醫院黨委書記駱旭東向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說到,南山醫院在改擴建的過程中,從來沒有被當成一家醫院,而是當成一個平臺來建設。“就相當于建機場、高速公路,最終是什么航空公司、汽車來并不重要,而是要看老百姓需要什么。”

南山區現有PACS數據量將近500T,本地存儲面臨挑戰。作為深圳市南山區唯一的三甲醫院,從2009年開始,南山醫院就建立了區域的衛生信息網絡,把所有醫院的信息科都“連接”在一起。

在區域信息平臺的基礎上,南山醫院和騰訊合作建立起一整套醫學影像智能診斷系統,通過系統來滿足醫療集團各醫院間的協作服務需求。這個系統包括了規范層、存儲層、服務層、系統層以及輔助層五大部分。

在存儲層,南山醫院使用了混合云,實現醫院機房與騰訊云數據中心專線互聯互通,降低整體運維成本,滿足不同的業務需求,IT基礎資源的自由縮放。

在輔助層,南山醫院與騰訊覓影團隊合作,利用AI輔助診斷系統,提高醫生工作效率。南山醫院把眼底病變、肺結節篩查等騰訊覓影的應用,整合到了新的云PACS系統上。為了能夠提高顯示的速度,醫院還在云端部署了四臺GPU服務器,圖像顯示的效果也比較讓人滿意。

另外,在區域影像云平臺上,下級醫生只要采集了患者的數據,就可以通過系統上傳到上級醫院,專家就可以在科室里提供診斷。“我們的目的還是讓病人不跑,數據來跑,通過數據移動來滿足他的需要。”

深圳醫改十年:白大褂與極客們的“懷才相遇”

(南山醫院的掛號窗口轉變為服務窗口)

院內流程優化方面,南山醫院與騰訊合作共建了智慧醫院。患者通過醫院微信服務號,可在任何地方通過微信公眾號或小程序進行掛號,以及導診提醒、AI智能導診、候診查詢等移動醫療服務。而且,患者可以通過小程序進行實時繳費、實時導航以及查詢就診進程與社保余額。

此外,南山醫院和騰訊做了兩個基于微信的服務號,把這些醫療的數據放到云端,只要病人授權,醫聯體就可以進行共享,檢查檢驗結果可以實現共享快速調閱。如果早上在社康中心抽完血,病人就不用下午再跑來醫院取結果。

駱旭東表示,“現在這些機構之間全是裸光纖,橫向到底、縱向到邊,在社康里可以知道醫院的病歷、檢查、影像數據,在醫院這一端也能看到社康居民的健康檔案。”

如今,南山醫院將為患者服務的觸角延伸到了基層。基于區域信息平臺,該院患者的體檢信息和診療信息在南山區屬的5家醫院與89家社康中心之間實了互通共享,方便患者在醫院和社康之間的雙向轉診。

除了智慧醫療應用和互聯網技術之外,對于最新的5G,南山醫院的反應也非常積極。

4月4日,南山醫院國際診療中心5樓及10樓已經正式開通5G信號,速度可達334Mbps。未來,5G的應用場景將包括手術直播、遠程超聲、院前急救以及可穿戴設備。

駱旭東表示,“我們是把互聯網作為一個工具,有些醫院單獨做一個互聯網醫院,但我們認為,互聯網要融入到醫療服務的每個環節。其次,我們認為互聯網是一種思維,互聯網的思維帶來整個醫院管理和就醫模式的變革。”

東門社康中心:把患者真正留在基層

如果說南山醫院做到的一點是優化患者在大醫院的就醫體驗,那么東門社康中心則是用把患者真正留在了基層。

深圳醫改十年:白大褂與極客們的“懷才相遇”

(羅湖醫院集團歷年雙向轉診數據)

東門社康中心的前身最初建成于20世界50年代。2015年,更名為羅湖醫院集團東門街道社區健康服務中心。

2015年8月20日,羅湖集團成立了一體化緊密型唯一法人代表的醫療集團。該集團包括5家區屬醫院、23家社康中心、2家功能社康,并由6個管理中心、6個資源中心進行支持管理。

2017年,東門社康中心與騰訊圍繞“智慧醫院”建設進行了合作。羅湖醫院集團信息中心主任陳家林表示,“病人的線上掛號、線上繳費、掃碼支付,病人開出申請單或者處方,通過掃碼就直接可以繳費,當時我們最早做了這個東西,我覺得非常管用。”

據陳家林介紹,原先,東門社康中心的病人量很少,每天門診400多人。但是從2015年開始,每年就診人數的增加量可以達到30%,最多時曾達到50%,現在每天的門診量最多可以達到1000多例。

現在,羅湖醫院集團管轄的社康中心的總體日門診量1萬左右,已經超過羅湖區內三甲醫院的門診量。背后的原因是什么?陳家林認為是醫保、醫療、醫藥三者的聯動。

陳家林說到,深圳有一個很好的政策:病人到社康中心里看病,掛號費只收10塊錢。藥品在零加成的基礎上打7折,檢查費打8折,通過價格杠桿引導病人到社康看病,減少病人到大醫院排隊擁擠的問題。

在此基礎上,微信醫保支付減少患者的支付難度和時間成本。陳家林在現場給我們演示了一下:患者收到的繳費單上,都會有一個可以繳費的二維碼。掃描后即可完成醫保扣款。

除了東門社康中心,目前深圳600多家社康已支持移動醫保支付,用戶將可以通過“騰訊健康”使用便捷的微信醫保支付。

深圳醫改十年:白大褂與極客們的“懷才相遇”

在便民就醫層面,2015年8月,羅湖遠程影像診斷中心成立。以羅湖區人民醫院為核心,聯合羅湖區中醫院等三家區屬醫院和48家社康單位為一個整體。利用現有PACS網絡,羅湖醫院集團整合區域內影像資源形成的RPACS,實現了遠程讀片、遠程會診。通過云PACS系統和羅湖云醫療平臺,影像中心二線醫生還可以在家審閱影像報告。

而且,醫院每天出動2臺車載式移動DR機,為轄區里的居民提供影像診斷服務,報告由總部統一書寫簽發。值得一提的是,東門社康中心的放射科僅有一名放射科技師,負責日常的圖像采集工作。

在醫藥層面,東門社康能提供1300多種藥,基本可以覆蓋居民的用藥需求。如果簽約的居民對一些特殊的藥品有需求,東門社康中心可以通過集團內部的調度來滿足居民。

醫保、醫療、醫藥三者的結合,讓社區內的居民愿意留在基層,不往上跑。除了上面這三點之外,東門社康中心做的比較好的一點是:家庭醫生簽約。

騰訊醫療副總裁吳文達在接受雷鋒網采訪時說到,上下級醫院之間存在需求上的差異。對大醫院來說,是幫助他們找到與專業匹配的病人,而社康中心的需求在于更頻密的互動,讓患者信任家庭醫生,對慢病管理有更強的訴求。

據雷鋒網了解,東門社康中心里有12個家庭醫生團隊,服務團隊采用“4+X”模式,即1名全科醫生(團隊長)、1名全科護士、1名公共衛生師、1名社區臨床藥師+X。這里的X為專科醫生、健康促進員、營養師、健康管理師、心理衛生醫師中的一名或多名。

這種組合靈活多變,可以像積木一樣可以自由搭配。目前,東門社康中心的家庭醫生團隊現已簽約20633人。

深圳市兒童醫院:少兒醫保的嘗鮮者

深圳市兒童醫院是全市唯一的市屬兒童醫院,日均門診量達到6000例。兒科的一個特點是:一人生病,全家上陣。因此,兒童醫院門診每天的人流量有2到3萬人次。

兒童醫院門診主任叢敏表示,“以前,門診大廳凌晨就有一些家長拿著小板凳開始排隊,經常會排到蓮花山那條路上去。”

在這樣的情況下,2011年7月,深圳市兒童醫院開展了預約掛號。2014年4月,開展分時段就診。從2015年3月起,深圳市兒童醫院開啟了“移動端與窗口同步掛號”的模式,從早上6點就可以開始預約2小時后的分時段號源。

2016年底,深圳市兒童醫院開展了省級當日預約服務,開放給所有預約渠道,實行非急診號源的全面預約;升級實名制就診卡(監護人姓名必填),并要求就診者姓名及出生日期原則上不予更改,讓需要號的家長能拿得到號。

在這個措施下,深圳市兒童醫院的預約診療率從2013年的16.04%上升到2018年的90.01%。

叢敏說到,當時設計了8個窗口來做掛號,現在白天基本上就只開2-3個。

2015年6月9日,深圳市兒童醫院成為深圳首家實現移動在線診中支付的“網上醫院”,日均6千多人次的門診量有5000筆移動在線支付。

2018年,深圳市兒童醫院聯合騰訊、健康160,將微信醫保支付用于兒童就醫場景,在全國率先實現了少兒醫保接入移動支付功能。家長們可以通過手機來支付少兒醫保,預約時的掛號費就可以用醫保進行支付。

深圳醫改十年:白大褂與極客們的“懷才相遇”

騰訊醫療副總裁吳文達也表示,深圳的政策希望推出少兒醫保,我們就提供微信平臺,讓兒童可以跟父母的醫保做綁定。“深圳兒童醫院是第一家,是首批的第一家,還有其他的醫院在用。”

在院內流程優化方面,深圳市兒童醫院也利用人工智能實現了智能導診、智能預問診以及智能導航。

智能導診上線至今,已經有近11萬2千位患者使用,超過9000名患者通過智能導診找到了合適的醫生和科室,整體疾病判斷正確率達到94%,醫生科室推薦準確率達96%以上。

在智能預問診環節,基于循證醫學研發,結合門診醫生的經驗和使用體驗,AI系統引導家長在候診期間自助錄入病史信息,幫助醫生快速完成一份標準的門診電子病歷,經過編輯修改后,一鍵導入醫生工作站。

雷鋒網了解到的一個數據是,深圳市兒童醫院的預約推送量達61萬,點擊量有24萬,但是導入電子病歷就只有1萬多。叢敏也強調,“智能預問診是比較新的東西,需要時間培養使用習慣,但很多家長沒有時間、也沒有心情。目前這還是一個錦上添花的東西,而非一個強制的、就診必需的流程。

在智能導航環節中,2018年4月,深圳市兒童醫院整合了物聯網技術、移動互聯網技術、室內定位技術、通過APP和微信小程序模式,推出了“院內手機實時導航功能”。

深圳醫改十年:白大褂與極客們的“懷才相遇”

對于未來的規劃,叢敏說到,現在的智慧醫院建設主要是在門診環節,未來會往住院部延伸。

“住院病人辦理住院手續時,需要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號,全部可以通過微信來自助繳費。每天可以接收實時清單,可以繳費,這會是很好的一件事情。”

深圳市中醫院:老中醫的新把式

深圳市中醫院一年的門診量在200萬左右。雖然秉承了中醫的傳統屬性,但深圳市中醫院卻在現代化的轉型里,積極擁抱“互聯網+”和人工智能。

深圳市中醫院質信部部長皮敏表示,信息化一直是深圳市中醫院發展的重點。這里的信息化一方面是指院內信息化,另一方面是指患者就醫流程的信息化。

因此,中醫院完善以電子病歷為核心的醫療信息系統,搭建了以現代管理歷年的HRP系統、依托服務總線,建設以臨床數據中心、運營數據中心、科研數據中心的信息化整體架構。

深圳市中醫院質信部計算機中心副主任唐雄偉表示:“我們希望實現的是從患者預約、候診、就診再到最后取藥的全流程信息化。中醫院和騰訊合作開展了電子健康碼、微信移動支付等服務。”

除此之外,深圳市中醫院還承接了“健康碼”的試點工作。“現在通過電子碼關聯之后,深圳市基本上可以實現檢驗和檢查報告的互通,健康檔案的信息能實現一碼融合、一碼關聯,在其他醫院所有的就診信息會有比較完整的健康檔案的做法。

雷鋒網觀察到,在中醫院的系統里,可以看到人民醫院和社康中心患者的健康檔案。唐雄偉說到,“其實這就是基于我們說到的電子健康碼。”

在診療環節,中醫院與騰訊合作了智能閱片系統。

2017年12月6日,騰訊覓影在深圳市中醫院上線。12月12日,深圳市中醫院成為首批微信新農合支付試點醫院。 

騰訊覓影在深圳中醫院上線,前期主要協助醫生進行食管癌的早期篩查工作。同時,深圳市中醫院還掛牌“人工智能醫學示范基地”,包括胃癌、肺結節、糖網、青光眼等早期篩查的科研項目,還在深圳市中醫院陸續上線。

深圳醫改十年:白大褂與極客們的“懷才相遇”

一定程度上,中醫是一門“經驗學科”,為了能夠更好地將中醫的知識傳授下去,中醫院還和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合作開發了一個智能針灸經絡教學系統,借助虛擬現實技術與計算機仿真技術,給醫學生提供了一個有真實感和交互感的虛擬環境。

而且,為了更好的利用互聯網開展便民服務,中醫院還為患者提供中藥配送服務。

深圳醫改十年:白大褂與極客們的“懷才相遇”

在采用互聯網配送中藥之前,中醫院里一個人平均等待中藥的時間是2個多小時,現在可以壓縮到半小時以內。唐雄偉表示,現在,中醫院線下配送的處方量占到總處方量的50%。

這樣的一個好處是,另外50%的患者就醫時間大大縮短,在窗口半個小時就可以取到藥。同時,窗口免排隊,把時間還給了患者,讓患者只有在必要的時間才留在醫院,其他的可以通過手機進行全程追蹤和全程診療。

近期,深圳市中醫院將開展遠程會診平臺搭建,采用大屏幕加攝像頭會診的模式,現在在16個科室以及兩個扶貧醫院實現了會診的搭建。“深圳本身有三名團隊,對我們醫院進行一些指導,我們跟這個平臺直接跟他們實現遠程會診的功能。”

接下來,深圳市中醫院的規劃是,一方面院方將嘗試按照國家互聯互通的標準,建設電子病歷六級、互聯互通五乙,進行智慧醫院的建設。

下一個十年

可以看到,圍繞“三醫聯動”、“分級診療”這些目標,我們走訪的四家醫院都有讓人印象深刻的地方。雙向轉診、區域影像云平臺、智能閱片、醫保支付這些環節在這四家醫院當中均有亮點可尋。

作為深圳這座城市的一個“標簽”,騰訊通過電子社保卡、電子健康卡與“騰訊健康微信小程序”的“兩卡一平臺”的解決方案,成為這些富有決心和勇氣的醫生們身邊的一個幫手。

但是,就像騰訊醫療產品副總裁劉羽所說,“兩卡一平臺仍沒有考慮盈利問題,我們在做正確的事情和走得快之間是選前者。”

改革,尤其是醫療行業的改革注定是一條曲折而漫長的道路。下一個十年,深圳醫改又會有哪些新的成績?還需要時間來驗證。但毫無疑問的是,白大褂和技術宅們的結合會帶來更多驚喜。

雷鋒網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詳情見轉載須知

深圳醫改十年:白大褂與極客們的“懷才相遇”
分享:
相關文章

文章點評:

表情
最新文章
請填寫申請人資料
姓名
電話
郵箱
微信號
作品鏈接
個人簡介
為了您的賬戶安全,請驗證郵箱
您的郵箱還未驗證,完成可獲20積分喲!
請驗證您的郵箱
立即驗證
完善賬號信息
您的賬號已經綁定,現在您可以設置密碼以方便用郵箱登錄
立即設置 以后再說
2019087期双色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