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駕峰會
您正在使用IE低版瀏覽器,為了您的雷鋒網賬號安全和更好的產品體驗,強烈建議使用更快更安全的瀏覽器
此為臨時鏈接,僅用于文章預覽,將在時失效
業界 正文
發私信給Adios
發送

0

騰訊悄悄做了一年的開源協同,現在怎么樣了?

本文作者:Adios 2019-09-30 09:49
導語:開源協同成為騰訊在技術發展層面的一個關鍵詞。

2018 年 9 月 30 日,騰訊迎來成立 20 年以來最具變革意義的組織架構調整——至今已經整整一年的時間。

在這次架構調整中,騰訊宣布了技術委員會即將成立的消息。100 天后,騰訊技術委員會正式成立;下設「開源協同」、「自研上云」兩個項目組及「對外開源管理辦公室」,計劃發力內部代碼的開源和協同,并推動業務在云上全面整合。

由此,開源協同成為騰訊在技術發展層面的一個關鍵詞。

開源協同:為打破內部壁壘而來  

騰訊悄悄做了一年的開源協同,現在怎么樣了?

對于開源協同,騰訊在集團決策層面有著非常深入的思考;騰訊高級執行副總裁、技術工程事業群總裁盧山表示:

提出開源協同,就是希望以開源的手段來改善過去協同不好的問題。參考開源社區的組織方式,將同類項目的不同技術團隊聚合在一起,開源共建。能合當然好,不能合也互通有無,開源坦誠相見,接受使用者的自然選擇。

從騰訊技術自身發展的層面來說,開源協同也是一個自然而然的結果。

騰訊技術委員會 PMO 成員、開源協同項目負責人鄭亞峰在接受雷鋒網采訪時透露, 2018 年,騰訊在技術層面遭到了一系列來自外界的質疑和批評,騰訊內部論壇也出現了一些匿名吐槽,這件事情真正地觸動了騰訊技術人員。鄭亞峰表示:

過往我們有很多引以為豪的技術,為什么到了去年,外界突然開始質疑騰訊的技術實力?我們一直在反思這個問題。之前公司內部確實有一些技術壁壘,部門與部門之間的隔閡太多了,同樣的技術有多個團隊在做。因此,我們做開源協同的初衷就是要打破壁壘,最主要的是形成開放的技術氛圍和代碼文化,開源協同是實現這個目標的手段。

顯然,騰訊技術委員會的正式成立成了騰訊開源工作的一個轉折點。

雷鋒網了解到,在技術委員會成立之前,騰訊的開源文化是自下而上的,公司層面對此沒有硬性規定,技術人員通常會自發推進關于前端的,或是工具類的一些開源項目;但這種方式很難推動和業務捆綁緊密、更底層的重量級項目開源——而騰訊技術委員會成立后,自上而下的開源協同機制建立,恰好能解決這一問題。

不過,在具體的運作方式上,所謂自上而下的開源協同,其實并沒有專門的團隊來負責,內部開源也不分項目,除了需保密的業務邏輯,所有的代碼都要開放,算得上是“傾全公司之力”在做(全騰訊兩萬多名技術人員全員參與)。換句話說,技術人員仍在做自己的本職工作,只是工作的方式發生了變化——開源方面,之前代碼對小組/部門開放,現在是對全公司開放;協同方面,之前是同一個技術是幾個團隊各做各的,現在是各團隊一起協同開發。

這樣一來,整合資源就變得更加容易,研發效率和代碼質量進一步提升,同時運營成本也得到了優化。

不過,騰訊協同開源的路也并非走得一帆風順。

鄭亞峰告訴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騰訊在開源協同方面遇到各種問題,其中,最大的困難是統一人心。在開源協同的過程中,難免會涉及到一些利益相關問題。在這種情況下,就需要上層來決定什么項目應該貢獻出來,哪些團隊應該參與;當然,上層并不會使用強硬的手段把大家捆綁在一起,而是通過協調和溝通來解決問題。

新代碼文化:開源是手段,協同是結果

騰訊悄悄做了一年的開源協同,現在怎么樣了?

開源協同的推進不僅打破了騰訊各個部門之間堅硬的技術壁壘,極大地提升了研發效率;更重要的是,它還帶來了更有意義的改變,比如說代碼文化的升級。正如騰訊副總裁姚星在騰訊內部技術社區碼客上回應一位普通開發者提出的問題時所言:

開源協同是目前騰訊研發體系升級很重要的一個方法,開源是手段,協同是結果。開源的目的是減少‘重復造輪子’,權限開放、代碼相互可見。協同的目標是‘去中心化’, 能使用開源組件,能復用必復用;開源組件去 BG 部門屬性,共同擁有騰訊屬性;開發人員是開源組件的共同的參與者和創作者,不是甲方和乙方,從而保持快速的響應。

實際上,騰訊代碼文化的誕生,可以回溯到 2013 年;當時,在公司 “開放” 戰略升級的背景下,騰訊提出了代碼的 “開放、復用和合力開發”。在 2018 年進行 930 變革之后,“新代碼文化” 的概念應運而生,即:開源,協同,云上生長。

為了切身解決研發人員遇到的問題,推動新代碼文化的發展和快速落地,騰訊內部技術社區的建設也開始走上正軌。

2019 年 1 月 2 日,在技術委員會的指導下,名為“碼客”的技術社區上線,騰訊員工可以在此交流技術問題、學習編程知識。雷鋒網了解到,在近 10 個月的時間內,每個月有超過 80% 的技術人員訪問碼客社區進行技術討論,社區上提問數量近 3000 個,回答與評論達 15 萬次,94% 的技術難題都得到了回復。

值得一提的是,2019 年 6 月,騰訊還開了一次 “吐槽大會”,辯論雙方就 “開源協同是否有助于提高公司研發水平” 的問題展開了討論;無論是從現場投票的結果來看,還是騰訊在 CI、大數據、編碼器等方面的實際情況來看,吐槽大會的主題問題已經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同時,這場吐槽大會也為技術委員會與公司技術人員創造了直接對話的機會,技術人員在現場提出的 70 多個問題,現在基本全部解決。

鄭亞峰表示:

開源協同也是為了解決內部同事尋求技術幫助的訴求。我們做了一些技術工具,除了碼客,還有技術圖譜和工蜂 Git(雷鋒網按:騰訊工蜂 Git 負責承載騰訊全公司的軟件工程代碼管理,功能涵蓋代碼倉庫、代碼評審、研發動態和開源協作)。現在,技術人員能夠在固定的地方找到之前開源或者不開源的技術,然后直接拿來用。Talk is cheap,show me the code(什么話都不要說,把代碼擺出來亮一亮)的氛圍也越來越濃。

騰訊悄悄做了一年的開源協同,現在怎么樣了?

在騰訊內部,曾有人調侃騰訊就像技術的迷宮,但在開源協同的大背景下,騰訊技術人員有了不一樣的感受。開源協同項目騰訊 CI 負責人、騰訊藍鯨產品中心總監黨受輝表示,最大的變化是團隊更穩定了,也更有活力了;以前,很多工程師只是把寫代碼當成工作,倡導內部開源之后,這就從一份工作變成了帶有感情的事業。

開源協同項目天穹、騰訊大數據負責人劉煜宏也表示:

開源協同之后,技術人員的參與感提升了,以前平臺是個黑盒子,現在有了一個公開的渠道可以讓所有開發者參與平臺建設,大家很多好的 idea 和代碼,都可以往里面貢獻了。另外,以前可能有好幾個團隊都做同一個事情,重復造輪子,現在可以整合資源,資源更集中了,可以聚焦解決很多問題。

對外開源:前人栽樹,后人乘涼

當然,騰訊在花大力氣做內部開源協同的同時,對外開源的腳步也一刻沒有停歇。

騰訊在對外開源始于 2016 年,主要是將內部開源出來的優質項目在 GitHub 上發布;到了 2019 年,伴隨技術委員會的成立,騰訊開始耕耘更具影響力的項目,包括萬億級的大數據項目 TubeMQ,與 TensorFlow 互補的機器學習 Angel 平臺等,以及最近開源的物聯網操作系統 TententOS tiny。

那么,一個項目從內部開源走向對外開源,中間會經歷什么樣的考量?

對此,騰訊方面表示,一個項目要對外開源,首先都要在內部開源 “試水”,進入評選機制,結合客觀數據和專家的評定,達到優秀項目的水平才會對外開源;除此之外,還要考慮業界的因素,如果業界同類的產品不多,對外開源才更有價值。不過,并不是所有對外開源的項目都需要很高的技術含量,因為很少有企業或用戶能達到那種量級,因此,通用性也是一個重點考慮因素。

騰訊開源聯盟主席、騰訊開源管理辦公室委員堵俊平還提到了另一個考慮因素——看人。他說:

每個開源項目背后都需要團隊的支撐,如果大家只是為了開源而開源,團隊本身沒有推動開源或者社區運營的能力和意志,我們并不鼓勵。因為對外開源就意味著對用戶負責。我們始終堅持“社區優于代碼”,代碼不好可以優化,但沒有“好的人”,代碼再好也可能石沉大海。

騰訊悄悄做了一年的開源協同,現在怎么樣了?

雖然騰訊在對外開源方面取得了可觀的成果,但這數年背后的艱辛也不可忽視。騰訊副總裁王巨宏對此深有感觸:

每次對外開源,人力物力的耗費是一方面,團隊還要頂著巨大的壓力。當時,TARS 團隊表示想做開源,我們配合他們牽頭推進,花了巨大的精力,甚至把相關專利捐贈給基金會,這是前所未有的(雷鋒網按:TARS 是騰訊 2018 年 4 月開源的一款微服務框架)。我們還把散落在外面的開源項目回收,重新規劃和宣傳。除了技術人員,我們的安全團隊、法務團隊、知識產權管理團隊等都付出了非常多的努力。

當然,騰訊的外部開源其實還反過來促進了內部開源協同的發展。

王巨宏表示,騰訊在對外開源方面走過的每一條彎路,遇過的每一個挫折都沒有白費,而是以寶貴經驗的形式回饋到了內部的開源協同上;如果沒有騰訊多年來對外開源的積累,內部在開源協同的管理及制度建設方面可能還要摸爬滾打很長一段時間。

雷鋒網小結

對于迎來 930 變革一周年的騰訊來說,無論是內部開源協同還是對外開源,其表現都可圈可點。在內部的開源協同方面,騰訊已經開展了 8000 個開源項目和 50 個協同項目,其中的代表性項目有騰訊 CI、TianQiong(天穹)、視頻處理等;而在對外開源方面,截止 2019 年 9 月,騰訊已在 Github 上發布 84 個開源項目,累計獲得的 Star 數超過 24 萬 。

但顯然,伴隨著騰訊全新戰略的向前推進,騰訊在開源這條路上有更長的路要走——正如騰訊開源協同項目負責人鄭亞峰所言:

“開源” 本身操作起來很簡單,但要把騰訊過往 20 年的代碼都開放出來,需要花費巨大的時間和精力……我們給自己設定了一個目標,用 3-5 年的時間去建設開源文化和氛圍;由于新技術會不斷出現,所以協同是一個持續性問題,需要花更長的時間。

雷鋒網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詳情見轉載須知

騰訊悄悄做了一年的開源協同,現在怎么樣了?
分享:
相關文章

文章點評:

表情
最新文章
請填寫申請人資料
姓名
電話
郵箱
微信號
作品鏈接
個人簡介
為了您的賬戶安全,請驗證郵箱
您的郵箱還未驗證,完成可獲20積分喲!
請驗證您的郵箱
立即驗證
完善賬號信息
您的賬號已經綁定,現在您可以設置密碼以方便用郵箱登錄
立即設置 以后再說
2019087期双色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