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駕峰會
您正在使用IE低版瀏覽器,為了您的雷鋒網賬號安全和更好的產品體驗,強烈建議使用更快更安全的瀏覽器
此為臨時鏈接,僅用于文章預覽,將在時失效
智能駕駛 正文
發私信給利榮
發送

0

英特爾和紅旗的新故事,不僅僅是「軟件定義汽車」

本文作者:利榮 2019-10-08 16:26
導語:未來人們買車將像現在購買智能手機那樣,更加關心汽車的智能體驗、安全性等。

英特爾和紅旗的新故事,不僅僅是「軟件定義汽車」

「軟件定義汽車」的趨勢已然確定。

如果說三年之前,車企們對智能網聯的態度屬于“淺嘗輒止”的話,那么三年之后,這種態度已經變成了“全面押注”。

2016年10月,英特爾、東軟和一汽紅旗跨界合作,從智能座艙切入,完成了軟件定義汽車的第一步。

2019年5月,搭載由三方共同打造的智能駕艙的紅旗HS5車型正式面向市場銷售,這款智能駕艙紅旗稱之為智能座艙HC2.0系統,未來紅旗推出Alfus3.0將會以推薦功能為主,包括情緒、心理等。 

從“智能座艙”計劃不難看出紅旗的態度,在智能網聯路徑上,他們無疑真的發力了。 不久的將來,汽車產品的競爭將聚焦在電動化、網聯化兩個核心方向上,誰做的更好,誰就有可能占領更多的市場份額。

疑問聚焦在,誰會做的更好?

近日,為了更好的探討智能網聯汽車的發展以及「軟件定義汽車」的應用,英特爾在吉林長春一汽NBD總部舉辦了一場英特爾·一汽技術體驗日活動。

在這次體驗日中,英特爾主要通過場外產品Demo的展示和場內的采訪交流來闡述其軟件定義汽車、智能座艙、自動駕駛等方面的成果。

英特爾汽車產品銷售事業部中國區總經理徐偉杰告訴雷鋒網,下一代產品我們希望把用戶體驗做得越來越極致,會把很多對于圖形、語音、手勢控制、人工智能、VR、高清圖形處理等方面的技術加入到智能座艙系統的開發中。

除了車內座艙之外,英特爾認為還可以把像駕駛輔助這個同樣單獨的域控制器整合進來,集成到更大的平臺上去。其他的像車身一些小的控制模塊、控制單元也可以往更大的平臺堆積,使其擁有一個集中計算的平臺。這是目前整個汽車行業都比較認可的發展方向。

當然,基于英特爾的車端的技術與紅旗 “軟件定義駕艙”以及智能網聯相對應。

一汽集團智能網聯開發院院長李豐軍表示稱,“2016年我們要建立一個車機系統當時在選芯片時是覺得最難的,我們在全球范圍內進行選擇,最后是選到了英特爾,其實當時英特爾的這個產品是正在開發過程中的產品,我們也冒了很大的風險。一般對汽車而言都是要用成熟的,是已經量產過、并且已經成熟到一定程度的才會采用。我們為了追求產品的性能,還是選擇了英特爾芯片。也正因為這個選擇,使我們成為了全球最早出廠的車型。” 

李豐軍提到,我們現在新招的員工70%-80%都是做軟件的,下一步要打造更為智能的汽車,也就是L3級別以上的車型。

英特爾和紅旗的新故事,不僅僅是「軟件定義汽車」

英特爾的角色

迎“變”而上,近幾年紅旗創新之路都有英特爾相伴。

從2016年智能座艙、紅旗HS5車型正式面向市場銷售到長沙“紅旗EV”Robotaxi車隊,如今的英特爾更像是一個自動駕駛與智能網聯汽車助推者。

徐偉杰提到,英特爾看到的智能化座艙發展分為四個部分:偏機械式座艙、智能座艙概念提出、深化智能座艙和打造極致的智能座艙。

在展示的Demo部分,其中基于Intel Car Lake平臺的L3自動駕駛方案具有功耗低的優勢,基于L3的解決方案,CPU的最高功耗僅為30瓦,能夠有效降低成本。此外,這款處理器還可以應用在Mobileye的自動駕駛方案中,以幫助客戶實現短時間內的量產需求。

英特爾和紅旗的新故事,不僅僅是「軟件定義汽車」

據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了解,Car Lake平臺由新一代凌動?處理器Deverton AD為核心,可以搭配Arria 10 FPGA做輔助運算處理,并附帶了一組示例應用程序、運行時和庫,以及中間件。其中,英特爾CPU可以應用于CPU+FPGA的開放式平臺方案,具有架構開放、靈活性高、客戶自主性高等特點。

基于上述特點,英特爾把機器視覺數據通過Intel Industrial Edge Insight Platform,借助邊緣側的人工智能算法和強勁實時算力,實現了基于深度學習的創新邊緣技術與運行在計算中心或云端服務器的MES系統的無縫整合。

其實,作為芯片供應商,英特爾在芯片及算力上的優勢,能夠有效提升智能駕艙的運算能力和性能,并幫助降低成本。

早在2016年,英特爾、東軟、一汽紅旗就聯合發布了“智能駕駛平臺”,這一智能駕艙平臺基于英特爾?凌動?車載處理器Apollo Lake,該處理器能夠集合車載娛樂系統、數字儀表、后座娛樂及高級駕駛輔助系統(ADAS)于一體,為智能駕艙產品提供更多可能性。

英特爾認為,視覺和人工智能技術在未來汽車上的應用也會有巨大的發展,英特爾擁有一系列包括英特爾?至強?處理器、英特爾?X86 CPU架構、英特爾?Movidius? VPU、英特爾?FPGA、英特爾?OpenVINO?工具包等在內的領先產品和技術,能夠為視覺和人工智能技術在未來汽車上的應用提供完整的框架和解決方案,以方便同合作伙伴一起開發相應的軟件。

英特爾和紅旗的新故事,不僅僅是「軟件定義汽車」

此外,基于英特爾的平臺,車廠可以更好的裝配智能駕艙,軟件廠商也可以更好的適配智能駕艙,為駕駛提供更多可能。去年12月,搭載了英特爾智能駕艙解決方案的紅旗EV款車型已經投入量產。

智能網聯時代紅旗的破局之路

在自動駕駛、人機交互、移動出行、資源整合的四大行業發展趨勢下,一汽制定了“成為中國第一世界一流的移動出行服務公司”的智能網聯戰略規劃,重點布局整車EE架構、自動駕駛軟件、V2X、大數據分析運營、冗余底盤、HMI、人工智能、信息安全、遠程升級OTA等九大核心技術。

基于上述技術布局,李豐軍提到,一汽成立了專門的智能網聯研究院和移動出行公司,同時投資了大量資源。智能網聯業務領域呈現出三個明顯的趨勢:

  • 自動駕駛加速而來。

  • 汽車就是我們的第三移動空間,智能化成為核心競爭力。

  • 5G即將到來,未來不可限量。

智能網聯時代下,軟件定義汽車的發展,是從部署應用更加便捷還是說成本更加降低,到底是基于什么方面來考慮?

英特爾和紅旗的新故事,不僅僅是「軟件定義汽車」

李豐軍告訴雷鋒網,主要是從需求角度出發,通過軟件的解決方案來滿足功能的需求,當然這都需要算力和硬件的支撐,算力不夠肯定是不行的。

例如,可以通過機器視覺的識別,可以了解駕駛者是不是困了,如果困了給你一個提醒。甚至是了解你的情緒,或者是喝沒喝酒都可以進行識別。主要是從滿足需求和客戶體驗上做得更好,并不是說我的車賣的越來越便宜。

針對智能駕艙而言,早在2016 年,英特爾和一汽共同提出智能駕艙這個概念,同時對智能駕艙的認識也是在不斷深化的,包括它的技術難題,問題是未來智能駕駛艙的發展方向會是什么樣?

徐偉杰提到,與一汽合作的項目做了整整三年了,一汽當時是和英特爾合作的第一個客戶,三年前就覺得「軟件定義駕艙」的希望特別大,覺得未來就是在這個方向上。

李豐軍贊同的說道,當時在選芯片時是覺得最難的,我們在全球范圍內進行選擇,最后是選到了英特爾。其實當時英特爾的這個產品是正在開發過程中的產品,我們也冒了很大的風險。

一般對汽車而言都是要用成熟的,是已經量產過、并且已經成熟到一定程度的才會采用。我們為了追求產品的性能,還是選擇了英特爾芯片。也正因為這個選擇,使我們成為了全球最早出廠的車型。

「軟件定義駕艙」對于一汽紅旗而言,今年投產的三款車上基本上配置了 50 多個控制器,有的是 54 個,有的是 53 個,因為這三款車不太一樣,有的配置高,有的配置低。

明年投產的紅旗 E115 這款具備 L3、L4 自動駕駛能力的汽車,控制器正好達到100 個。

提到這里,不得不提一下數字化汽車。

數字化汽車就是把所有的控制器都放在里面進行過程復雜的模擬仿真,按道理來說是域控制、集中控制,把這 100 個控制器未來可能就是一個車控的,一個支架的,一個座艙的,會變成三個。

目前,一汽紅旗正在和英特爾正在就下一步域控制器、集中控制器怎么做,進行預研和合作。當然。未來如果算力需求變大,是不排除把它們都集中到一起。

總之,「軟件定義汽車」對于英特爾和紅旗來說的意義既相同,也不同。

一方面在于繼續產品的競爭力,形成更完善的智能網聯產品戰線,另一方面紅旗會在智能駕駛時代破局成功,英特爾將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在車聯網時代,與 BAT 相互之間的競爭是逃不掉的。對于紅旗來說,體系和基礎毋庸置疑,從高高在上的官車發展成更接地氣的親民車型,從方方正正的古板造型發展成擁有智能互聯技術的新時代轎跑,通過創新,紅旗品牌已經逐漸改變了國人心目中的固有形象。如今,在已經開始的智能網聯進程中,只需要堅持一些,再堅決一些而已。

雷鋒網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詳情見轉載須知

英特爾和紅旗的新故事,不僅僅是「軟件定義汽車」
分享:
相關文章

文章點評:

表情
最新文章
請填寫申請人資料
姓名
電話
郵箱
微信號
作品鏈接
個人簡介
為了您的賬戶安全,請驗證郵箱
您的郵箱還未驗證,完成可獲20積分喲!
請驗證您的郵箱
立即驗證
完善賬號信息
您的賬號已經綁定,現在您可以設置密碼以方便用郵箱登錄
立即設置 以后再說
2019087期双色球走势图